同时 乐视总部躺讨债人 记者潜入变态网站

上海女假了,为何全国网友假戏真做? “上海女因年夜饭除夕夜分手”是条不折不扣的假新闻   整个春节期间,一条上海小康家庭的白领女孩,跟随江西乡下男友回老家,在除夕夜年夜饭时就反悔分手,打道回沪的新闻成为社交网络舆论的热点。从除夕夜迄今,超过一周,这条始终无法核证的新闻引起了自媒体的热评,并催生了超过10篇以上的10万+的热门文章;像上海的《新闻晨报》这样的平面媒体甚至用整版来报道,以飨读者。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的是,这是条不折不扣的假新闻,是被别有用心的好事之徒编造罗织出来以制造噱头,臆造话题。网络上已经搜索出那张所谓的年夜饭照片,至少在2013年就见诸网络。而且,有大量线索指向上海本地一个以仇视、丑化和歧视外地人著称的论坛有关。   那么,炮制这条假新闻到底反映了始作俑者什么样的心态?从心理学角度,至少反映了如下几点。   首先,炮制这种假新闻,其用意旨在抹黑与上海本地姑娘谈恋爱的在沪外地男,以这种炮制出来的虚假爱情纠纷来告诫那些上海姑娘:看,与外地男拍拖有多么不堪呀!这反映了上海尽管作为国际化大都市,其相当部分市民阶层,包括部分媒体(上海《新闻晨报》整版标题为《放开那个上海女孩》)其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仍然停留在前现代的蛮荒时期。人类现代以前的传统社会,长期以来都把女性视为本族、本部落的生育资源,在生育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拒绝与外族通婚,特别是与相对落后的氏族或部落通婚。这种蛮荒时期的视女性为生育资源的文化传统,在现代社会,特别是在近代以来的女权思潮的推动下,在进入现代的人类社会已经十分鲜见。可以对比的是,几乎没有检索不到任何关于告诫上海男人不要娶外地女的讯息。这只能说明上海尽管有着全球领先的市容市貌和声名,但其相当部分本地市民及部分媒体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却仍然停留在前现代时期。   其次,上海尽管作为一个大都市越来越气派,但整个城市反映出来的胸怀和气度却越来越偏狭,可笑。部分上海网民,他们对外地人的排挤和抹黑并不是一个特异性的事件,而是代表和反映了整个城市文化的保守和反动。像前些年,政府试图放开异地高考方案,上海市民的抵制和反对在全国是最激烈和强烈的。同时,上海官方针对限制和阻止外地人在上海定居出台了设置了各种门槛的歧视性政策,而且丝毫不加掩饰。因此,部分上海网民对外地人地排挤和抹黑不过是整个城市文化的一个侧面。可以对比的是,几乎没有检索到任何关于上海排斥富裕地区的外地人、外国人的讯息。这只能说明上海整个城市文化呈现出来的保守、势利和反动比他们嘲笑的乡下人犹有不如。   再者,网民们炮制和传播这则假新闻,从其性质而言,与半个世纪前美国南方的三K党炮制、传播关于抹黑有色族裔的做派没有本质区别。问题是美国的种族歧视在半个多世纪的文明进步中已经逐渐从公开的言行中被清除出去。但是,上海这座城市毫不掩饰,甚至以为夸耀的歧视、抹黑和排挤外地人的言行不仅没有受到抵制,反而反映和迎合的相当多数民众的共鸣。在人类社会中,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具有感知显著性,因而被广泛地关注和讨论;而上海对贫困地区外地人的地域歧视因为不具有感知显著性,所以不那么受到关注。但从歧视的本质而言,地域歧视与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没有什么高下之别。像斯派克·李反映美国黑人族裔与白人族裔之间跨族裔婚恋中的歧视问题的影片《丛林热》,放诸到上海这次炮制上海白领女与江西乡下男的爱情纠纷里面,毫无违和感,完全可以称为上海地域歧视版的“丛林热”。   尽管上述所述及的相当部分市民和部分媒体所持有的前现代的蛮荒意识形态;城市文化呈现出来的保守、势力和反动;以及赤裸裸的地域歧视,并不能代表整个上海市民。但毋庸讳言,这则炮制假新闻来抹黑外地人,并且炒作成一起热点公共事件,在很大程度上确实就反映了上海城市意识形态、文化和文明的一个重要方面。客观而论,在整个中国的坐标里面,上海并不是做得最糟的大都市,相反它在许多方面仍然有值得傲视其他大都市的优势和光彩。上海有的“病症”,中国的其他大都市都或多或少同样具有,例如,北京相比上海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果将这次炮制假新闻事件的背景框架,以及由这则假新闻所激发的大量关注、讨论和争议,从上海更换到更为广阔的整个中国。那么,这则假新闻所引发的热议本身,意味着中国社会的撕裂已经达到了令人诧异的程度。爱情纠纷中的女方所代表的上海,有着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发达城市相比也不差的气派,也有着国际化的声名,从纽约到上海,可能更多只能慨叹纽约在许多方面的“落伍”。上海与其它的一众大都市都有着比任何发达国家城市都不差风貌和气派。这是可以比肩任何发达国家城市的“大都市中国”。爱情纠纷中的南方所代表的江西乡下,有着比世界上其他落后国家和地区不相上下的凋败和贫穷,从许多非洲贫穷国家到中国内地的贫困乡村,可能更多只能慨叹非洲更为发达和富足。江西乡下与大多数内陆腹地的凋败乡下甚至不如许多非洲的贫穷国家,这是比第三世界大国国家都不堪的“乡村中国”。这两个“中国”有着大相径庭的生活方式、文化和意识形态。再加上另一个以权力机构所营造的官僚体制为代表“官僚中国”。从感性和逻辑上很难将这三个“中国”整合成一个共同体,三者的撕裂已经达到令人诧异,乃至惊愕的程度。   如是观,炮制的虚假爱情纠纷,以及由此引发的热议,不过是整个社会撕裂的一个病症。上海的种种不堪,也不过是病症的表征。   (作者唐映红,首发公号“psy-eyes”) 责任编辑:李清 SN219相关的主题文章: